超喜欢万象物语里的纳杰尔,谁骂他曲解他的我可能要打人。
最近沉迷原创,热衷西幻和兽人,以及奇奇怪怪的幻想生物。
语c主皮异北伊,也想尝试其它,APH永不毕业。
已有恋人,想在她身边过一辈子,想把灵魂交付给她。

——最后,愿世间之路顺风顺水,愿你我永远安康。

【异色伊独伊】Animals


#西幻龙设

#2P伊独伊(?
【总之攻受不定,会是互攻也说不定(…】

#没有什么能把我从西幻拖出来,如果有,那就是史向x


一.

       无际的夜色里,龙那品红色的双瞳在Eins面前猛然睁开,燃烧着仿佛永不熄灭的光芒。Eins认出了这个家伙,Vargas,古老如同脚底这片土地的姓氏。

       与此同时,它,或者说他,认出了眼前有着人形的生命并非人类,而是自己的同族。

       一山难容二虎。

       于是龙的胸腔中翻滚起闷雷般的低吼,随着那颗心脏跳动的加速,深色鳞片下燃起熔炉一般的火光。然后那灼热的光芒迅速蔓延开,在龙的鳞片下被压抑着涌动,就像烟火绽放在深夜的天幕一般,在夜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水波似的扩散开,隐约勾勒出龙修长骨骼的形状来,随后又迅速的黯淡消失。

       龙的脊背上落满的积雪在顷刻间融化,雪水顺着他的鳞片滴滴答答地流淌。

      他其实只是在虚张声势,他的火焰甚至不足以在他的咽喉积蓄。在冬天里苏醒的冷血巨兽燃尽了血液里的热量,严寒把他推入了绝望与恐惧。他的动作迟钝而僵硬,随后那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眼睑无力的阖上,把他最后的情绪掩盖得一干二净。

       枝头最后一片枯叶被方才那一阵风扯落,还未完全站起的身影再次轰然倒塌。




       Eins的瞳孔映着火光闪了闪,方才对方的举动着实让他在瞬间紧张了起来。他其实感到无比庆幸不需要和这条龙打一场,他想要的只是找个落脚点生活一段时间,而不是在为了与同类格斗而由人形化为龙形的过程中被撕碎或者烤焦。

       此时他有了机会细细打量面前的家伙。他记得这条龙的名字,有传闻说这家伙就是个无情的暴君——以武力将亲生哥哥从王座上驱走、自己取而代之,说他曾张开染血的双翼在各个海湾投下恐怖的阴影,妄图让整片的海洋与沿岸的国度都被笼罩于自己的爪牙下,哪怕需要将它们变成焦土也在所不惜。

       但是实际上还有着其他的说法,说这个Vargas其实热情而浪漫,说他会彬彬有礼地对待每一位姑娘,化为人形时是一位身着黑色衬衫讨人喜欢的帅小伙子,浑身洋溢着朝气活跃在每一个晴天里。

        ——那是Luciano·Vargas.

        活跃在晴天里…废话啊,他是冷血动物。Eins默默地想着,他能听见在低温中这条龙的心跳与呼吸正变得越来越缓。他看到龙朝上的半侧面孔布满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痕,伤痕处伸出嘴唇外的那些锋利獠牙断裂了三颗,较之左侧他右侧的犄角很短,甚至让人怀疑它被折断过。

        他看到Luciano凌乱的酒红色鳞片里参杂了无数干涸发黑的血迹与结了痂的齿痕爪印,不难理解这条龙此时此刻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堪一击。

        只要抛下不管,这家伙很快就会被冻僵然后死去,这一片土地上也就再没有谁会来与他争夺生存的空间。

        但是这是个龙族已经衰弱的年代,遇到同类的机会已经少之又少,他对于把这个同族抛下感到有些于心不忍。

        或许这同情心是因为我的孤独吧,他这么想着。全身上下的骨骼与肌肉飞快地舒展,继而拉伸变形,密密麻麻的金色鳞片覆盖皮肤,巨大的双翼向着夜空伸开,长尾如蟒般蜿蜒,人影被撕扯为碎片,龙形取而代之。他扇动翅膀搅起狂风吹散积雪,硬生生地给这雪夜带来了一缕阳光般的金色光泽与温暖。

        他紧贴着他的身侧躺卧,向他伸开了一侧的翅膀遮挡住开始飘落的雪花,将永远温热的胸膛贴上他的脊背。龙与龙的面孔相贴、长尾缠绕。这人类眼中最强大伟岸却又冷漠无情的野兽,于远离光芒的寒夜之中盘踞在一起,互相取暖。


————————————————————————————————————
无论有没有人看,还会有后续。
自我吐槽:写得好短。
会非常欢迎任何一个人提出意见给出评论找我唠嗑之类的,剧情也好人物形象也好想要看到的场面也好,任何方面的都…。
其实我…真的很想要能够像自己想象中的龙一样对天嘶吼。(…。夜深了以后找不到任何能聊天的人的时候总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列表里以前的aph同好都爬墙去别的坑了,想着这时候能有个同类人的拥抱多好。
想着卢西安诺对爱因斯唱Animals的样子。
想着两人有着爽快的行事风格、各自奉行各自的原则的样子。
于是写了这个西幻背景的故事,龙与人兴衰交替,文中的故事是发生在属于人的年代。更多设定方面的信息会在往后的文章里揭示。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