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喜欢万象物语里的纳杰尔,谁骂他曲解他的我可能要打人。
最近沉迷原创,热衷西幻和兽人,以及奇奇怪怪的幻想生物。
语c主皮异北伊,也想尝试其它,APH永不毕业。
已有恋人,想在她身边过一辈子,想把灵魂交付给她。

——最后,愿世间之路顺风顺水,愿你我永远安康。

文章名大概就是《7月22》了。

不打算作为墨瑾之书的Paro。

篇幅都会很短,毕竟我真的不是个写文的。



序章

齿轮重新转动之时 
     

        ——Imp.他们有时会叫我这个。
        ——我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存在,没想过自己来自何方。
        我听见头顶上的教堂大厅里人们的祈祷。
        我听见乌鸦拍打翅膀的声响。
        没人知道他的翅膀下是否还隐藏了除冷风以外的东西,他无声地落在神像上,鸟的尖爪捏碎了大理石,碎裂的声音和缝隙一路向下蔓延。在静下来的人群与唱诗班面前,在神父惊讶的眼神之上,他低头俯瞰,鸟嘴面具的玻璃镜片上反光一闪而过。
        『你应该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吧。』
         ——当然。
         于是我攥紧了束缚自己的铁链,在铿锵声中把它们狠狠扯断。
        
       教堂外的街上弥漫着不自然的白雾,模糊了那个肩生双翼的灰白色身影的轮廓,但是那双鲜红双眼的视线一如过去的千百年,不被任何事物所遮挡。
       灾厄啊,他眨了眨眼,嘴角依旧是温和的笑容,银色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看来是几个许久未见活跃的熟悉身影。
       神像崩离解析,地面与砖瓦紧随其后立即碎裂,地狱业火的灼热裹挟着被束缚已久的恶魔,在碎石与尖叫中,他重新爬上了人间,带着脖颈与左手手腕上的半截锁链,带着重见天日的满心欢喜与心底对于赐予他解放的那位同族——或许能称得上同族——的感激。
        那个戴着面具的身影此刻正蹲在弧形穹顶边角的一处凸起上,肩后双翼覆盖满漆黑的羽毛,他藏起了自己的表情却没有藏起自己的目光。
         人流尖叫着、拥挤着,慌乱地涌出大开着的门,而从他们头顶一个黑影如枯叶般飘然而至,她在浅色卷发的小恶魔面前不发一丝声音地稳稳落地。
         无声中是一句好久不见。
         他很清楚,这是又一个开始。

评论

热度(3)